欢迎来到昆明现代科技学校 咨询电话:0871-63914911
云南100%专业对口就业的学校
军队护士培养基地
政府专职消防员培养基地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行业新闻>实现高质量就业,职业本科还有几道坎?
实现高质量就业,职业本科还有几道坎?
时间:2022-12-23  来源:昆明现代科技学校  作者:匠心  点击:
“什么是职业本科?”作为求职市场上一个新的群体,一些毕业生常会面对质疑、不解——
  实现高质量就业,职业本科还有几道坎?
  阅读提示
  随着学历“天花板”被打破,职业本科生的理论和技能水平进一步提升,从而获得了更加多元的就业选择。但作为求职市场上的“新新人类”,这些毕业生也正面临着误解,经历着迷茫。人们期待,职业本科教育进一步提升影响力,把这块招牌越擦越亮。  
  “什么是职业本科?”今年求职季,毕业于西安汽车职业大学的陈禹含经常听到这样的疑问。对于他简历上校名中的“职业”二字,有的企业表示怀疑:“你这是专科吧?”他有些郁闷,只得再一次解释,学校刚刚升格为职业本科院校,自己拿的是全日制本科文凭。
  2019年起,教育部批准32所学校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。今年6月,第一届“专升本”毕业生走上工作岗位,最近,2023届本科毕业生的求职季也拉开了帷幕。随着学历“天花板”被打破,学生们的理论和技能水平进一步提升,从而获得了更加多元的就业选择,但作为求职市场上的“新新人类”,这些毕业生也正面临着误解,经历着迷茫。
  求职市场上的“新新人类”
  2021 年国务院学位办印发的《关于做好本科层次职业学校学士学位授权与授予工作意见》中指出,普通本科和职业本科授予的学士学位,在证书效用方面,两者价值等同,在就业、考研、考公等方面具有同样的效力。然而,社会认知的形成尚需时日。
  对于陈禹含曾经历的尴尬,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2022届毕业生谈佳豪也深有感触:“一些企业甚至会要求查看学信网信息,职业教育法出台之后才略有改观。”但他同样表示,对方确认无误就没问题了,面试看的还是个人能力和综合素质。
  比起职业本科生的身份,专业名称对求职的影响似乎更明显。
  2021年3月,教育部印发《职业教育专业目录(2021年)》,一体化设计中等职业教育、高等职业教育专科、高等职业教育本科不同层次专业,跟学历教育专业之间做了区分。
  一位2023届“专升本”毕业生告诉记者,自己入学前,专业名称从“车辆工程”调整为“汽车工程技术”,这给求职带来了困扰,“新专业的社会认知度较低,几乎不在企业的招聘范围内,有时连简历初筛都过不了。”
  专业限制更严格的,是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考试。西安汽车职业大学2022届毕业生王志成还记得,新版专业目录发布时,身边准备考公考编的同学十分担心:“报考专业目录并没有同步更新,一旦改了专业,只能报‘三不限’。”
  在接到学生的求助后,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练飞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:“处理不好会影响学生们的积极性。”今年,校方出面与江苏地区的国企、事业单位等招考单位协商并达成一致,学生可以用相近专业报考,“比如招收自动化专业,职业本科的自动化技术与应用专业也能报”。
 工程师和技师之间的“夹心层”
  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副教授杨小敏向记者表示,职业本科生在理论知识上不低于普通本科生,在技术技能水平上高于专科生,这将成为他们就业的独特优势。
  但作为首批“吃螃蟹者”,不少毕业生发现,现阶段可供选择的机会并不多。
  王志成告诉记者,学校和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对他们的定位和培养方向是“研发辅助型人才”,然而他和同学在求职时意识到,车企内部研发和操作两个领域泾渭分明,二者之间很难找到研发辅助性岗位,“我们对汽车发动机、底盘的构造十分熟悉,适合去产品试制中心或实验室,可人家只招聘工程师和熟练工人,前者的目标群体是重点高校毕业生”。
  记者采访了解到,职业本科毕业生大多去往一线技术型岗位。王志成起初服务于一家整车装配厂,最近跳槽来到某零部件生产企业,并努力向研发方向转型。“新岗位更偏设计,接触的车型更多,设备更新迭代更快。”在他看来,虽然求职无法一步到位,但本科学习期间打下的基础,让自己更有底气、也能抓住更多机会。
  作为西安汽车职业大学的校企合作单位,陕汽集团较早捕捉到了职业本科生的闪光点。学生赴企业实习时,该集团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陶宏发现,他们既会识图也懂设备改制,非常契合机械加工行业的人才需求,“今年,我们为首届毕业生量身定制了现场工艺员岗位,在现场摸排问题的同时向上反馈问题,促成研发和一线之间的有效沟通”。
  陶宏表示,职业本科生刚刚诞生,职业发展通道的构建需要时间。目前而言,公司只能先建立与其岗位相契合的薪资方案。比如,一线操作人员月薪5000元,研发人员月薪8000元,职业本科生的薪资就在6000~7000元之间。从长期看,将建议集团建立技能提升的双向通道,让他们可以结合兴趣进行选择,进入技师或者工程师序列。
  把“职业本科”的招牌越擦越亮
  “平等就业是毕业生的基本权利,不能因为不同类型的教育有所区别,就业平等有利于提高职业教育的吸引力和社会地位。”在今年全国两会上,全国人大代表、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教务处处长王红军建议,鉴于职业本科的专业目录刚启用且在不断增加和完善中,相关部门应加强沟通、协调,逐年、尽快将职业本科专业纳入考公考编范围。
  “不断完善就业环境的同时,更要进一步加强院校内涵建设,抓准办学定位和特色,实现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的更好衔接,不断提高毕业生的竞争力。”杨小敏认为,地方政府要着眼长远,结合本区域产业布局、地理优势,把职业本科院校的发展与地方经济转型升级结合起来考虑,加大政策保障和资金支持,培养出更多高素质技能人才。
  陶宏告诉记者,“很多制造业企业急需这类人才,但对这种培养方式不够了解,期待相关部门加大宣传力度、对接校企需求,提升职业本科教育的影响力,把这块招牌越擦越亮。”
  在与毕业生的日常接触中,陶宏还发现,一些孩子的自身定位有偏差:“总体上呈现两极化,有的毕业生经历了‘专升本’之后,认为自己可以比肩专业技术人员;还有的孩子处于迷茫状态,仍把自己视为普通装配人员,目标仅限于掌握基本操作。”
  陶宏认为,一方面,随着职业本科教育越发普及,企业要尽快制定人才培养体系、打通职业发展通道;另一方面,学校也应开设职业生涯管理规划相关课程,帮助职业本科生提升自我认知、树立职业目标。(记者 陈曦)